80后女子非法集资3.5亿元遭逼债 主动报案求被抓
2018-01-08 14:5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3年1月12日,扬州警方接到一个奇怪的报警电话:报警人名叫单晓霜(文中人物均系化名),和普通报警电话不同,她报案求助,是为了让警方抓自己。原来,她在两年内,伙同“财源”薛玲玲非法集资累计3.5亿余元。债主多次讨债未果,在单晓霜家中常住下来,天天逼债,单晓霜走投无路,只好报警,求警察来抓自己。 

  因犯集资诈骗罪,单晓霜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40万元;薛玲玲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 

  那么,单晓霜和薛玲玲是什么关系?一个无业女用了什么花招,能在两年间疯狂敛财3.5亿元?这笔巨额资金最终流向何处?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1回  虚构来头集巨资 无力偿还求被抓 

  卓明在扬州做生意多年。2011年9月,卓明经人介绍认识了单晓霜。第一次见面后不久,单晓霜自称和江苏某市市长是朋友,现在有个政府的工程项目,要找卓明“共同发财”。“大概需投资600万元,将来收益可观。”单晓霜劝卓明,“不如我们每人投资300万元,收益后利润分成。” 

  对于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子,卓明很不信任,当即拒绝。可单晓霜不甘心,为证明自己所言句句属实,她当场打电话给老莫。电话里,老莫告诉卓明,单晓霜在当地生意做得大,有背景,路子很广,希望卓明能与她合作。 

  这个老莫和卓明的父亲是朋友,既然有老莫出面证明,卓明便答应与单晓霜合作,随后他汇款300万元到单晓霜的银行账户上。 

  半个月后,单晓霜按照之前承诺,归还了卓明300万元。这让卓明对单晓霜开始信任。此后,单晓霜陆续以各种机关单位招标、局长、市长需要借钱等名义向卓明借款,少则数百万,多则数千万。其间,单晓霜都能如约偿还部分本金或利息,而随着合作次数的增多,两人越来越熟,卓明也对单晓霜越来越信任。 

  但好景不长。2011年年底开始,单晓霜便不按时还款了。卓明有点怕了,多次打电话催促单晓霜还款。对此,单晓霜解释称,现在所有的钱都被江苏某市市委书记的妻子、扬州某公司副总蔺蕾借走了。见卓明不信,单晓霜当场拨通了“蔺总”的电话。电话中,蔺总保证,会在2012年2月底前把钱全部还给卓明。 

  为打消卓明的疑虑,几天后,单晓霜向卓明出示了一张借条,内容是,蔺蕾向单晓霜借款4.6亿元,在2012年2月底归还,证明人是江苏某市市长。 

  卓明半信半疑,不再追要。然而,一直等到2012年7月,单晓霜仍分文未还。这下,卓明急了,不断催促单晓霜还钱。同年11月,单晓霜夫妇出具还款承诺书,答应在月底还款。结果,又让卓明空欢喜一场。 

  多次被骗后,卓明不再相信单晓霜。2012年11月29日,见单晓霜仍不还钱,卓明带着两三个亲戚住进了单家,只要单晓霜回来,便催着她还钱。 

  2013年1月1日上午,卓明得知,苏州有个叫薛玲玲的老板欠单晓霜上亿元,便抱着一丝希望,和老莫夫妇等人一起找到薛玲玲。当时,薛玲玲正和单晓霜在一起。见面后,薛玲玲为证明单晓霜有还款能力,出具了一份承诺书,承诺在2012年11月29日之前,归还单晓霜1亿元。尽管有承诺书,但卓明对单晓霜已不再信任,仍住在单家,不肯撤离。其间,陆续有债主上门讨债。单晓霜被逼无奈,于2013年1月12日上午主动报案,请民警来抓自己。 

  第2回  巧施甜头骗信任 债主醒悟急报案 

  单晓霜投案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当地就有不少人前来报案,称被单晓霜所骗。他们中少则被骗数百万,多则被骗数千万。而卓明就是被骗资金最多的一位——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单晓霜多次向卓明非法集资累计2.5亿余元,至案发前,已归还1.6亿余元及两套房屋(折合人民币689万余元),实际诈骗7895万余元。 

  案发后,卓明才得知,薛玲玲并非苏州老板,当初假扮“蔺总”的人也是她。同时他认为,如果没有老莫,他当初也不会信任单晓霜,把钱借给单晓霜。因此,他向警方举报称,老莫和薛玲玲是单晓霜的同伙。 

  事实果真如此吗?警方随后对老莫等人展开调查。而此时,老莫也称自己是受害人。原来,2010年,老莫和妻子经常到当地一家饭店吃饭。一来二去,就认识了饭店老板单晓霜。闲聊时,单晓霜称自己和江苏多地的市领导、局长有关系。得知老莫的妻子在做生意,她便怂恿老莫夫妇和自己合伙做电信、移动卡生意。 

  在单晓霜的软磨硬泡下,老莫夫妇最终同意借给单晓霜20万元。没想到,几天后,单晓霜便还给老莫夫妇24万元。此后,单晓霜向老莫夫妇借钱,每次钱在单晓霜处一转手,就多了数万元,老莫夫妇喜不自禁。 

  尝到甜头后,老莫夫妇对单晓霜信任有加。不久后,单晓霜称,要和江苏某市市委书记的妻子、扬州某公司副总蔺蕾合伙做生意,需要借钱,并保证绝不会亏待老莫夫妇。 

  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老莫夫妇先后借给单晓霜5600余万元。然而,这次,老莫夫妇失算了。直到案发前,单晓霜仍有287万余元尚未归还。 

  在公安机关,老莫称,他并没有介绍单晓霜和卓明认识。在卓明讨债无门,找到老莫夫妇帮忙时,3人一起找到单晓霜。单晓霜称,薛玲玲还欠自己上亿元,只有等薛玲玲还钱后,才能还钱给他们,并打电话给薛玲玲。电话中,薛玲玲向卓明、老莫夫妇保证,一定会在一周内还钱给单晓霜。 

  这个承诺成为空头支票后,卓明、老莫夫妇找到单晓霜和薛玲玲。在众人面前,单晓霜跪求薛玲玲还钱,薛玲玲当场写了一份还款1亿元的承诺书。老莫怀疑,薛玲玲才是单晓霜的同伙,两人“演戏”,就是为了骗他和卓明等人的钱。 

  第3回  贪图高利落陷阱 假戏真作入泥潭 

  薛玲玲和单晓霜到底是什么关系?2013年1月18日,薛玲玲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令民警感到吃惊的是,她也是单晓霜集资诈骗案的被害人,却在巨额利润面前,最终沦为单晓霜的同伙—— 

  薛玲玲,今年38岁,2008年起,和丈夫一起经营窗帘等生意。2009年,夫妻俩在给某饭店装窗帘时,认识了单晓霜。当时,单晓霜刚买下该饭店不久。和其他多名被害人的经历相似的是,薛玲玲在单晓霜高额利息的诱惑下,开始投资单晓霜所谓的“政府生意”,并相信单晓霜有背景、有后台。 

  合作期间,单晓霜不仅能按时归还本金,还会如约给付薛玲玲丰厚的利润。见收益如此可观,薛玲玲对单晓霜言听计从。待单晓霜让她帮忙借钱时,她满口答应。至2012年,薛玲玲为帮单晓霜借钱,几乎借遍了身边的亲朋好友。 

  起初,单晓霜总能如期偿还本金和利息,但渐渐地,单晓霜开始以各种理由不还款。由于钱是经薛玲玲的手借出去的,还款期限到后,债主便追着薛玲玲要钱。 

  “我又接到了几个工程,需要钱投资,如果这几个工程没钱做完,上一个工程就不能结账。”单晓霜告诉薛玲玲,只有筹到钱把工程做完,才能按时收回本金和利润。 

  薛玲玲信以为真。但后来她才发现单晓霜的真面目。而此时,她并没有就此收手,为早日要回经自己之手借出的钱款,薛玲玲仍一边四处帮单晓霜借款,一边扮演“蔺总”,按照单晓霜设计好的“台词”,配合单晓霜演戏。 

  2013年1月,卓明等债主到单晓霜家讨债时,单晓霜偷偷打电话向薛玲玲求援。当天,为帮单晓霜拖延还款时间,薛玲玲这才写下了一份1亿元的还款承诺书。卓明等人不知道的是,单晓霜也给薛玲玲写了一张1亿元的借条,就这样,两人瞒着债主们,悄悄把这1亿元相互抵消了。 

  第4回  借鸡生蛋终失手 东窗事发领刑罚 

  尽管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但单晓霜归案后,仅交代了部分犯罪事实。单晓霜今年33岁,2004年,她经营了一家服装店。可她并不满足于这样的小本生意。2008年,单晓霜和朋友借钱参与一项工程招标,后从其他参与投标人处赚了一笔钱。 

  这招“借鸡生蛋”成功后,单晓霜看到了生财之道。此后,她开始不断借钱投资做生意。2009年,单晓霜见放高利贷来钱快,便用借来的钱放高利贷,从中收取高额利息。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2010年初左右,单晓霜放出的一笔贷款没有收回来,只好借高利贷来填补这个窟窿。孰料,越陷越深,只好不断拆东墙补西墙。 

  四处借款补“窟窿”期间,单晓霜仍不停地高消费,且对别人出手阔绰。曾和她一起逛街的薛玲玲见识过单晓霜的“大手笔”——单晓霜在商场买衣服时,动辄就是上万元,送别人的衣服也都是数千元的。不仅如此,在借钱还钱期间,单晓霜还不忘买高档车。 

  对此,单晓霜归案后交代,这种高消费既可彰显身份,让别人以为自己是大老板,也可以享受生活。除此之外,单晓霜用部分借来的钱投资开了3家店,但由于她成天忙于应付债主催债,根本无暇管理,对于公司的亏盈毫不知情。 

  近日,单晓霜和薛玲玲同堂受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2年间,单晓霜违反国家规定,未经有权机关批准,先按时支付小额借款本息,骗取他人信任,后以高额利息及利润分成为诱饵,隐瞒经营项目无巨额回报、资不抵债的真相,虚构合伙投资、做生意急需资金等事由,向卓明等人非法集资,或指使薛玲玲向阿力等人非法集资,累计3.5亿余元,所集资金绝大部分未用于实际经营,而用于偿还债务、个人挥霍,案发前,尚有9400余万元未能归还。其中,薛玲玲参与非法集资2000余万元,案发前尚有400余万元未能归还。其间,薛玲玲受单晓霜指使,假冒扬州某公司副总,苏州老板等身份,采取口口相传的方式吹嘘经济实力,并打虚假借条给单晓霜或与单晓霜相互打虚假借条,虚构经济实力,以获得他人信任。 

  法院认为,单晓霜和薛玲玲的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对于单晓霜辩护人提出的“单晓霜主动投案,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观点,法院未予采纳,理由是,单晓霜虽主动投案,但未能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综合考虑单晓霜系主犯,薛玲玲系从犯且具有自首情节后,法院依法判处单晓霜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40万元;判处薛玲玲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