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风采】牢记使命的司法所长李玉贵
2017-06-28 09:06:00  来源:江苏司法行政网

 

  宿迁市宿豫区曹集乡司法所所长、共产党员李玉贵,1993年担任司法所长以来,心中始终牢记“使命”二字,尽心尽责,先后被宿迁市司法局授予人民调解防激化先进个人、先进工作者,连续3年被评为宿豫区优秀公务员,所在司法所先后被司法部表彰为人民调解先进单位、被江苏省司法厅授予“江苏省规范化司法所”称号。25年,李玉贵由一个英俊青年步入了中年,同时也收获了人们对他的尊敬和爱戴。

  谷荣良:“多亏了李所长帮助调解,不然要出大事了。”

  一天晚上9点多,曹集乡旱闸村砖瓦厂厂长谷荣良打电话给李玉贵:“李所长,你快来,厂里有人拿刀要杀人了!”李玉贵从乡里忙完工作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端起饭碗吃饭,接到电话后,就立即骑上摩托车直奔砖瓦厂,只见砖瓦厂院子里,彝族农民工色布尔子等人手持砍刀,正在与谷荣良对峙,眼看一场流血事件就要发生,形势十分危急。“住手!”猛然间大喝一声,原先吵吵闹闹的砖瓦厂顿时静了下来,李玉贵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来到色布尔子面前,夺下他手中的砍刀,对他说:“兄弟,别着急,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保证给你个公道。”原来,彝族农民工色布尔子带着兄弟阿尔地、妹夫等6人在曹集乡旱闸村砖瓦厂做工,由于阿尔地等人私下拿走了砖瓦厂的两台电风扇,厂长谷荣良拒绝发给色布尔子、阿尔地等人5000多元工资。双方发生纠纷后,互不相让,发展到拔刀相向。了解情况后,李玉贵首先劝色布尔子等人回宿舍休息,并保证帮他们拿到工资。然后对谷荣良说:“区区五千元,万一弄出个伤亡来,值吗?”经过十多次与谷荣良沟通,谷荣良终于认识到自己思想固执、方法简单、差点酿成严重后果,表示无条件服从调解。看到李玉贵三番五次为自己的工资事情找厂长,色布尔子等人深受感动,同时也认识到自己拿走厂里电风扇不对,主动找到李玉贵要求从工资中扣除。就这样,前后跑了十几次,双方终于达成协议,握手言和,一场险些酿成流血事件的重大民族纠纷,终于化解了。

  施之仁:“李所长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山东老板施之仁在曹集街开发汇泉街、丰泉街“小产权”房地产项目,由于承诺办理两证等事宜未能落实,导致83户购房者因权益不能保证而拒交余款,总计欠房款达436.922万元之多。施之仁多次和购房者交涉、索要无果,拖延时间达7年之久。面对巨额欠款无法回收,施之仁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经济压力,曾几次想自杀,幸被及时发现,才未酿成大祸。后经人指点,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司法所求助。接到求助后,李玉贵十分重视,专门向党委、政府进行汇报,乡政府为此专门成立了由李玉贵为组长的“购房欠款清欠小组”,负责调解双方纠纷。李玉贵带领清欠小组深入各个欠款户,逐户登记、排查,采取一户一案、一户一议,动之以情、晓之以礼,反复宣传法律法规,用“跑断腿、磨破嘴”来形容,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开发商和75户欠款户达成协议,目前,仅有8户20余万元欠款进入诉讼程序。施之仁感激地对记者说,“为了替我们追缴欠款,他受了多少白眼,挨了多少怨言,吃了多少苦头,可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说起。”

  张大民:“俺没有什么感谢你,就在司法所门前栽下‘感恩树’吧。”

  曹集乡司法所门前,有四棵枫树,人们都叫它“感恩树”,她那随风扭动的身姿很讨人喜爱,仿佛向人们诉说着“感恩树”后边那些动人的故事……张大民原来一家三口人,日子也还过得去,后因盗窃罪被判四年有期徒刑,服刑期间,老婆改嫁,撇下十来岁儿子跟着八十岁老父亲生活。假释回家后,他满眼苍凉,老婆跑了,老屋倒了,一家人就这么散了。张大民只好寄居在老父亲家里,整个人就跟霜打似的,心灰意懒。李玉贵在走访中得知张大民的情况后,多次来到他家,耐心细致地和他拉家常、聊今后生活的打算,鼓励他努力振作起来,重新做人,慢慢地解开他心里的纠结。

  为了解决张大民的生活困难,李玉贵向领导汇报,与村里协调,帮他解决了米、面、油等生活成必需品。春节到了,考虑到张大民一家经济确实困难,李玉贵又专门向领导汇报,帮他申请了三千元救济,并亲自送到他家,让他一家过上了一个幸福、快乐的新年。在李玉贵的帮助鼓励下,张大民渐渐鼓起了勇气,在种好农田的同时,一有空隙,他就到市区做些零活,增加收入,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去年,村里一段路坏了,他主动运来砂石修路。村里人对张大民变化惊喜万分,都说:“大民真是换了个人!”如今,李玉贵又和村委一班人商量,张罗着要给张大民再找个媳妇,建立个新家庭,张大民感激不尽。张大民如期解教的当天下午,他到镇司法所前栽了四棵树,自己称是“感恩树”。

  冯家彪:“俺从绝望走向新生,多亏遇到了李大爷!”

  曹集乡有个能人叫冯家彪,家里办了个小型养鸡场,养了几千只鸡,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谁知祸从天降,2011年过年时,他开车去接姐姐姐夫一家,路上发生车祸,汽车撞毁,姐姐一家两死两伤,他也被法院判处缓刑一年四个月,并被判赔款200多万元,成了曹集乡一名社区矫正对象。由家道殷实一下子跌到巨额负债、由一个小有成就的小老板变成戴罪服刑的罪人,冯家彪压力沉重,前途茫茫,两眼乌黑,每天茶饭不思,躺着不是站着也不是,轻生的念头时不时地在心里冒出来。李玉贵听到这事,及时上门做工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生哪能都一帆风顺?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不能让人看扁了。”一席话解开了他心中的疙瘩,冯家彪表示还想发挥特长,继续办养鸡厂。李玉贵说这个想法靠谱,我一定支持你。接着,李玉贵又和他唠家常、谈心事、话人生,两人越说越投机,从此,冯家彪不再叫他李所长,亲切地称他为“李大爷!”冯家彪鸡场办起来后,李玉贵经常上门,帮他出主意,分析市场情况,找销路。鸡场扩大生产规模,李玉贵又帮助他找信用社,找担保,筹集资金。2012年,冯家彪的鸡场扩大到三万平米,11个鸡棚,每期养鸡20万只,当年就收入100万元。今年上半年,在遭遇禽流感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冯家彪养鸡还收入了80万元。宣布解教那天,冯家彪眼含热泪,激动地说:“俺能有今天,多亏遇到了李大爷!”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