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权不可任性 南通发布行政审判典型案例
2017-04-11 10:03:00  来源:江苏法制报

  2016年,南通全市法院受理各类行政案件1466件,同比下降20.8%。中院受理一审行政案件337件,同比下降10.8%,首次出现负增长。日前,南通中级法院发布2016年度行政审判工作和行政审判典型案例。

  镇政府违法强拆 应赔扩大的损失

  1999年,周学勇未经行政许可,将原18.8平方米附属用房拆除,新建附房两间,面积64.58平方米。如皋市某镇人民政府认为周学勇属于未经批准擅自建房,严重影响城乡规划,于2012年12月7日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并于同月12日组织强制拆除,但强拆前未对屋内的物品进行登记、公证,也未将物品搬离、保存和移交。

  周学勇提起行政诉讼后,法院生效判决确认某镇政府上述强拆行为违法。周学勇申请国家赔偿,某镇政府赔偿人民币1000元。之后周学勇提起国家赔偿诉讼。

  如东县法院认为,周学勇未举证证明所主张的损失,应承担不利后果,遂结合所查明的周学勇的实际损失12.7万元,判决由某镇政府承担70%的赔偿责任8.89万元。周学勇上诉。南通中院认为,周学勇举证不能系某镇政府违法行政所致,镇政府应当承担相应举证证明责任,某镇政府违法强拆后,未尽保管责任,还应当赔偿扩大的损失,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由某镇政府赔偿周学勇13.39万元。

  【典型意义】该案系政府实施违法强拆引发的国家赔偿诉讼,二审裁判文书说理透彻、论证严密,具有很强的逻辑性,不仅彰显了裁判公正,还让双方当事人口服心服。

  街道解散物业筹备组

  超越职权无效

  施某某等五人系海门某小区业主,经小区业主多次申请,2014年8月7日,某街道办发出《首次业主大会筹备组成立公告》,确定成立包括施某某等五人在内的筹备组。筹备组在小区以书面形式召开首次业主大会,表决由筹备组起草的《管理规约》和《业主大会议事规则》,但其间仅收到表决票20张,远低于小区总户数的二分之一。街道办发出《公告》,宣告因小区首次业主大会召开不成功,筹备组自动解散。施某某等五人不服,提起诉讼。

  港闸法院一审认为,依法成立的组织只有在法定条件或者行政机关持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才能被解散。筹备组第一次组织召开业主大会未成功不必然表明筹备组已无法履行职责。判决撤销某街道办作出的宣告某小区首次业主大会筹备组自动解散的《公告》内容。滨江街道办提起上诉,南通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街道办事处也已普遍参与了物业管理工作,取得了一定的社会管理效果,但同时也引发了不少行政争议,引发争议的根源主要在于街道办事处的职责定位和职责内容不够明晰。本案的判决为明确街道办事处在物业管理中的职责定位提供了指引,即街道办事处在作出诸如解散依法成立的组织等积极行为时应当具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在法无明确授权的情况下,应结合立法目的、职权基础、有否侵犯业主自治权等私权利的因素综合考量,不应超越职权,或越过公权力界限而为之。

  未调查核实

  被诉处罚决定被判撤销

  2015年9月30日,启东住建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启东某液化气公司向吴某以批发价出售瓶装液化气,吴某未取得瓶装燃气经营许可证和供应许可证违法销售燃气,责令启东某液化气公司改正,并处罚款10000元。经复议,启东市政府维持处罚决定,启东某液化气公司不服遂提起诉讼。诉讼中,启东住建局未举证证明其在作出处罚决定前向吴某及燃气用户调查取证,所举证据亦不能证明吴某的行为构成销售。

  一审法院认为,吴某未取得瓶装燃气经营许可证或者瓶装燃气供应许可证,也不是瓶装燃气经营企业或瓶装燃气供应站点的送气服务人员,向用户提供瓶装燃气并赚取差价,属于违法经营销售行为。液化气公司明知吴某无瓶装燃气经营许可证或者瓶装燃气供应许可证,仍向其供应用于销售的燃气,违反了《江苏省燃气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之规定,认定启东住建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具有事实依据。液化气公司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南通中院审理认为,启东住建局作出处罚决定前,未向吴某及燃气用户进行调查取证,由于直接当事人调查程序的缺失,被诉处罚决定的证据明显不足。处罚决定未充分说明理由且调查取证环节存在缺失,导致被诉处罚决定据以成立的主要事实未能查清。

  【典型意义】液化气属于危险品,代充气行为的普遍存在具有明显的安全隐患。在法律规范对代充气行为的应受处罚性缺乏明确规定的情形下,将代充气认定为销售必须遵循“先取证、后处罚”的原则,对直接当事人进行调查核实,对销售的构成要件进行充分论证,同时根据正当程序的要求,通知直接利害关系人参与行政程序,并保证陈述申辩权的行使。当然,对被诉处罚决定的否定并不意味着对职能部门履行正常监管职能的否定,相反,是要求行政机关依法切实履行监管职责,而不是简单采取“以罚代管”“一罚了之”。本报记者 陈 坚 本报特约记者 顾建兵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