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戒治助力戒毒人员重获新生
2017-08-21 09:27:00  来源:江苏法制报

  省女子戒毒所民警陈悦二三事

  

  □本报记者 郑 弋 本报通讯员 戴玉林

  “陈警官,我现在上海当瑜伽教练,下个月可以回所参加戒毒沙龙。”“陈警官,我现在浙江做餐饮经理,想回所分享戒毒经验。”“陈警官……”翻看着手机微信里解戒人员发来的消息,江苏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润蕾文艺宣传队分管民警陈悦的心里满是欣慰和欢喜:“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戒毒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据了解,近年来从省女所润蕾文艺宣传队解戒回归的136名江苏籍戒毒人员中,有98人一直与陈悦保持联系,并在她的跟踪帮教下,操守保持率达72%,其中保持操守最长的达13年之久。

  这个数字让记者有些吃惊:目前,全球戒毒人员操守保持率仅为5%,而眼前这位女警官看起来甚至有些柔弱,她究竟是如何取得这样骄人的戒毒成绩的呢?日前,记者带着疑惑走进了省女子戒毒所,聆听陈悦用“艺术·人生”帮助戒毒女性重塑新生的故事。

  “艺术戒治本身,其实就是一个提升意志、抗复吸训练的过程。”

  ——省女子戒毒所润蕾文艺宣传队民警陈悦

  一般人都认为,艺术戒治无外乎唱唱歌跳跳舞。而陈悦用了10年时间证明:艺术戒治从科学角度出发,挖掘女性戒毒人员的爱美天性,不仅让她们在艺术训练中磨练意志、树立自信,更让她们正视过去、重塑新生。

  为建立一套行之有效、便于推广的艺术戒治模式,陈悦翻阅了大量戒毒治疗、康复训练、艺术培训等资料,创造性地将艺术戒治课程安排成“5+2+2”,即每周进行5次音乐、形体与舞蹈排练,2次体能意志训练、2次抗复吸知识与训练,总结摸索出“创作、排练、表演”三阶段渐进式戒治方法,让戒毒人员在日常排练、意志训练、舞台表演的过程中反思过去、磨练意志,坚定戒毒信念。经测试及比照评估,接受过艺术戒治的戒毒人员,平均焦虑指数由15下降到9.69,解戒回归一年内操守保持率达98%,效果十分明显。

  参加润蕾文艺宣传队的戒毒人员,其实有很多以前从未接触过文艺表演,是陈悦“手把手”地教,一遍遍进行艺术训练;涉毒人员大多行为习惯较差、意志薄弱,陈悦给参加文艺宣传队的戒毒人员定了“考验期”,无论多苦多难,一定要坚持两个月,两个月后选择去留。两个月近乎军事化的“魔鬼训练”,戒毒人员经受住了体能的考验,更得到了心理的重生,尝试到了“战胜自我”的快乐。而陈悦却因长期大幅度训练导致左肩关节积液,发作时甚至无法独立完成穿衣服这样的简单动作,常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22岁的小佳已有4年吸毒史,父母曾对她寄予厚望,学习钢琴并考过了八级。然而,正值青春期的她却因交友不慎而沾染毒瘾无法自拔,于2015年8月被送到省女子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人生的落差使小佳一度绝望,甚至想到自杀。这时,陈悦主动找到小佳:“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曾经考过钢琴八级,想不想加入我们的文艺宣传队,继续发挥你的专长?”看着陈警官充满信任的眼神,小佳打消了顾虑,加入了润蕾文艺宣传队。

  然而,冰毒的危害已使她的手指僵硬、记忆退化,甚至不能连贯弹奏。陈悦不厌其烦地反复纠正,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枯燥的练习、高强度的训练,让小佳无数次想过放弃,可在陈悦的不懈坚持和辛苦调教下,6个月后,她终于完整地演奏钢琴曲《致爱丽丝》,熟练表演6个传统民族舞蹈。去年3月,在省妇联、省戒毒管理局联合举办的以“爱心润花蕾,绽放当自强”为主题“庆三八”帮教活动中,小佳和其他队员合作表演的配乐情景舞蹈《播撒希望》赢得阵阵掌声。演出结束后,小佳抱着陈悦失声大哭:“谢谢陈警官,谢谢您让我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负责文艺组10年来,陈悦编排歌舞、小品、朗诵、微电影等文艺作品百余个,组织润蕾文艺宣传队参加系统内外文艺演出、文体比赛100余场次,多次获得全系统文艺节目展演竞赛一等奖。

  “她是台前的艺术传播者,更是幕后的戒毒人员人生导师。”

  ——省女子戒毒所党委副书记、政委刘卫真

  “忍耐让你觉得痛苦,但经历过忍耐才会蜕变!”“青春很短暂,失去自由却不能荒废青春,用好这两年,改变自己、完善自己、升华自己!”“说话做事、与人相处,都要留一分余地,有一分退让就有一分收获。”戒毒人员进入文艺组的第一天,陈悦会给她们一本“日记本”,用来记录戒治生活与心灵感悟,然后在每周的小组会上点评戒治生活、分享人生感悟。在日记本上,戒毒人员们记录下了“陈警官箴言语录”,甚至很多人在解戒回归后依然珍藏着,在遇到困难或心情低落时拿出来看看,如同陈警官就在身边,从中汲取上进的力量。

  因为父亲去世、母亲离家出走,阿玉13岁起便与哥哥相依为命,一起混迹社会,最终沾染上了毒品,被送到省女子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自阿玉来到文艺组后,陈悦对她付出了更多的关心,经常找她个别谈话,教她人生道理,为她争取特困补助,并经四方打听,帮她联系上了在南通监狱服刑的哥哥。在小组会上,陈悦教育引导戒毒人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重要的不是纠结过去,而是把握现在和将来……”在陈悦的鼓励和帮助下,阿玉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并显示出多方面的才干,最终成长为文艺组骨干分子。解戒回归前,阿玉多次找到陈警官表示:“我在这里学到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人生道理。父母只是生下了我,是你教给我人生的道理,你既是我的人生导师,更是我的再生父母!”

  像阿玉这样对陈悦“崇拜至极”的戒毒人员还有很多,她们愿意听陈警官“说道理”,因为陈警官更了解她们,能够“看穿她们的内心,恰到好处地进行开导教育”。甚至有解戒人员家属来所询问:“我们能不能在所外租个房子,让已解戒的女儿每天回戒毒所‘上课’?就让她跟着陈警官一辈子!”

  省女子戒毒所党委副书记、政委刘卫真对记者说:“之所以被戒毒人员及其家属称为‘人生导师’,是因为陈悦热爱这份工作,对戒毒事业倾注了心血,对戒毒人员倾注了关爱,把满满的正能量用于对戒毒人员的人生指引,深得戒毒人员的信赖。”

  “她是一个警官,但在我们的心中,她更是一个知心姐姐。”

  ——解戒回归人员马丽

  “阿玉当了瑜伽教练,小佳成了连锁餐饮企业经理,丹丹、小丽、阿芳开了店,洋洋、欣欣、小敏建立了家庭,都有了孩子……”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陈悦总是随身携带一本跟踪帮教记录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每一个从文艺宣传队走出去的戒毒人员的详细情况。字里行间不仅透露出陈悦对解戒人员的真情关怀和真挚情感,也显示出解戒人员对陈悦的无比信赖。从宣传队解戒回归的人员经常会回所看望陈警官,遇到困难时都会主动打电话或发微信向“陈老师”倾诉,甚至有人在遇到“过不去的坎”时直接到女所与“陈老师”面见详谈,寻找内心支撑……

  “其实每一名戒毒人员都想戒毒,只是她们没有戒毒的能力。”陈悦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在她们最需要的时候,作为曾经的管教民警,我有责任和义务拉她们一把。”

  在省女子戒毒所,每一个戒毒人员在回归社会前都会按要求与意向中的民警签订跟踪帮教协议。陈悦不知签了多少这样的协议,也有联系联系就忽然消失了的,但从文艺组解戒回归的100多人中,至今仍有98人与陈悦保持着不间断的跟踪帮教联系。

  “98人?平均每天联系1人,一个周期就是98天啊。你们上班又不允许带手机进大院,那就只能下班后用业余时间,丈夫不会有意见?”听记者这样问,陈悦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我一般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关注她们的动态,发现谁的状态不对头就打电话询问,也有人会主动联系我。不过,我必须确保每名帮教对象每季度联系一次,随时掌握她们的最新状况。”

  解戒人员马丽(化名)于2014年8月解戒回归,三年多来一直与陈悦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任何事情都会找陈警官交流,第一份工作、第一次升职、第一次得奖、包括第一次失恋……马丽失恋的那一回,陈悦感觉到了马丽身处“危机”之中,需要有人支持和引导,遂把她喊回到自己身边,同吃同住开导了她三天。最终,马丽又精神饱满地回到了工作岗位……

  三年多来,在陈悦的鼓励支持下,马丽工作吃苦耐劳,并发挥文艺特长,成功地组织和主持了公司年会、营销策划,连续3年获得年度最佳员工奖,目前是某市一家餐饮公司的人事经理。前不久,她带着自己的戒毒故事回到女所参加“戒毒沙龙”,为该所戒毒人员现身说法。她说,她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女所艺术戒治打下的基础,更是陈警官数年如一日的倾情帮教所换来的。

  “妈妈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给了戒毒人员,可我依然爱她。”

  ——陈悦的儿子陈圣伦

  从2007年正式担任润蕾文艺宣传队管教民警至今,整整10年来,陈悦几乎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艺术戒治取得了明显成效。却也因此无法顾及自己的家庭,每每说起家人,她总是满怀愧疚。

  陈悦的父亲一直身体不好。那天为戒毒人员排练节目,陈悦从早到晚连轴转,直到晚上才出大院,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有20多个未接电话,都是母亲打来的。原来,父亲突发脑中风昏迷不醒,唯一指望的女儿却联系不上。每次想到这些,陈悦都会感到心痛,说自己欠家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陈悦的丈夫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经常出差,儿子陈圣伦从小就很独立,上小学时曾写过一篇作文《我的父亲母亲》:“每次下大雨,别的家长都来学校送雨伞,可我的父母却从来没给我送过。”上高中时,下晚自习路上电动车坏了,圣伦就推着车子步行,直到深夜12点多才回到家。在单位值班的陈悦往家里打电话,圣伦只是轻描淡写地讲了一下,还安慰妈妈说:“没事,我能照顾自己,你不用担心!”

  每每说起这些,陈悦既愧疚和心疼,也骄傲和自豪,因为儿子长大了。圣伦还在日记中写道:“虽然妈妈把时间和精力都给了戒毒人员,但我还是很爱她,我知道她的工作太忙,也知道她很爱我。”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