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砂
2018-08-07 16:24: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钱愈添是个生意人,对于挣钱,他从不知疲倦。这段日子,他正忙着在长江河道里采砂。

  早晨天不亮,老钱就爬起来上班去了,说是上班,其实是想跟王小云共进早餐,小云是他的女朋友。早餐当中,小云对老钱说:“亲爱的,给我买一套公寓吧。我想把我爸妈接到方洲来。”老钱笑了,说:“等这次采砂搞定后给你买一套洋房。”小云开心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老钱说:“最近砂石资源紧缺,建设规模扩大,市场的砂价看涨,抓紧时机,要快干快收。”就在这时,小云的手机响了。

  “小云姐,今天早上四点钟左右,监察大队的人到现场来了,说我们没有采砂许可证是非法采砂,给我们发了一份责令停止非法采砂的通知书。该怎么办呀?”

  小云不耐烦地回答:“按老规矩来哇,交点罚款给他们这些要饭的好了,下面的继续。”

  放下电话,小云对老钱发起了牢骚:“这些狗奴才,给点钱就能把他们打发走”。

  他们相视一笑,出门看房子去了。

  到了下午他们正在咖啡店里休息时,电话又响了。

  “小云姐,监察大队来调查取证了,说根据《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第十八条,把我们的106号采砂船扣押了,然后让我们去做笔录”。王小云脸上现出了迟疑,不过她看了一下老钱的手势,然后说:“好的,我知道了,先停下来吧”。放下电话,王小云望着老钱等着安排。

  老钱思虑了一会儿后,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赵局,你们怎么把我的船扣下了呢?我们得吃饭呀?”

  赵局长语重心长地低声说:“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嘛,让你放手,现在形势不同了,这事我也没有办法。最近我们这边新来了一个副大队长,他具体负责这件事情。我这边在开会不方便,先挂了啊……”

  放下电话,老钱面孔上蔓延着狰狞与阴森。

  他对小云说:“明天你去那边做一下笔录吧,聪明点。”

  “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王小云来到水利局,走进相应科室,一进门,她呆掉了,眼前这个副大队长居然是徐伟强,徐伟强也足足呆掉了有三四秒钟,他们是大学时代的初恋情人啊。看见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女人,象牙塔里一切的美好景象都再次浮现,他一直忘不掉她,就好像她已经流淌在自己的血液里。

  笔录如期进行,王小云说:“我是挂靠在元龙公司的,我是这个项目的小组长,具体事情都是我来负责......”

  “经现场检查,你们累计采砂约106600立方米,造成堤防严重坍塌,对社会危害性极大。依照《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第18条第1款、《行政处罚法》第7条第2款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国务院《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应当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作完笔录,王小云回到车里,给徐伟强发了一条信息“是上天安排我们再一次重逢吧?我很珍惜这次机会,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吗?”徐伟强看到信息后,心里很复杂,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是平常,他可以赴约。但是今日此时,他是执法办案人员,怎么能接受当事人的晚饭邀请呢?考虑了片刻,他回复:“忙,没有时间”。小云回复:“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我所付出的一切,难道不值得你就放我一马吗?以后我就不做了呀”。徐伟强看到这条信息,心里极为痛苦,觉得这种惩罚像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样,当时他没有足够的钱娶王小云,现在她自己有能力挣钱了,他自己又来拆她的台,觉得自己很没用,他很自责,很矛盾,心被纠住了。他没有回复信息,因为他难以作出决定。

  下午局里开全体廉政学习大会,他顿时清醒了。他决定如期进行查处。

  王小云回去后把情况跟老钱汇报了一遍。老钱拨通了赵局的电话说:“老哥,我们交罚款好吧,就不要移送司法机关了吧?”

  “现在真的不同从前了,主要是你们的行为太严重了,不把你们移送司法机关,我就要被移送了,对不起啊”。

  老钱的脸变得狰狞而阴森,说:“我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呀,您不认我这个朋友啦?”

  赵局语气僵硬地说:“你怎么这样说话的呢,你想怎么样?以前给你的好处还不少吗?”

  老钱说:“我也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一个人呀,我是为了我们兄弟两个人哦”。

  赵局语气异常地说:“我在开会。”就挂断电话了

  没过几天,公安机关把钱愈添和王小云逮捕了,在公安机关做笔录的时候,老钱说:“我和赵局长是多年的朋友......

  作者:李偲溟 相城区水利局

相城区法宣办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