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那些“趣事儿”
2017-08-10 15:30:00  来源:法制日报

  (一)儿媳妇跑了

  大爷:“法官,你好,你听的懂我说的话不,我不会说普通话。”

  值班主任:“不好意思,大爷,我是外地的,但是您慢点说,我还是听的懂的。”

  大爷:“嗯,好的,我叫刘成,是观巢人,儿子叫刘习,几年前结婚,生了两个孩子,现在在深圳打工,孩子给我们老两口带,可是她老婆却跑掉了,我们该怎么办呀?”刘老汉很激动的说道。

  值班主任:“哦,大爷,那您来法院是希望我们做什么呢?”

  大爷:“当然是希望你们给我追回来呀,要不然我们俩老人该怎么办呀!”

  值班主任:“大爷,您别急,您听我慢慢跟您说,如果您儿子要离婚,那你们可以找法院;如果你儿媳妇是找不到了失踪了,那你们可以找公安局报案。”

  大爷:“怎么可能了,那别人犯法了,你们法院怎么会管了?”

  值班主任:“杀人放火了,也是公安先侦破,然后移送检察院再移送法院判决,不是由法院直接管的。”

  大爷:“那我儿子还可以结婚吗?我儿媳妇可以结婚吗?”

  值班主任:“不可以,没有离婚就不可以结婚,要不然就犯重婚罪,那是刑事犯罪的。”

  大爷:“好的,我懂了。”

    (二)一只鸡

  大叔:“法官,我们家鸡被偷了,现在还诬陷我老婆偷钱,真的是没法活了。”

  值班主任:“什么事情呀,您慢慢说。”

  大叔:“我们村里有个人叫林懒,这个家伙天天在村里偷鸡摸狗,这不是乱说,你可以到村里去打听。前几天我家一只老母鸡不见了,我老婆就以为是被他偷了,就趁着他不在家跑到他家里去找,结果被他碰上了,现在他就说我老婆偷他钱了,还报案了。”

  值班主任:“大叔,你们有证据证明林懒偷了你们家鸡吗?”

  大叔:“没有,但是他经常偷鸡摸狗的。”

  值班主任:“那你老婆就这样跑到他家里去找,肯定是不对的,是吧。另外你们这件案件已经报案了吧,那到时候派出所肯定会给出个答复,到时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大叔:“嗯,知道了,但他是经常偷鸡摸狗的,大家都知道的。”

  值班主任:“不管怎样,你们没证据就不能随便进别人家门,再说就像你说的,反正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你老婆是什么人,大家都心里清楚的,是不?”

  大叔:“我明白了,谢谢”

    (三)一个电话

  值班主任:“您好,这里是渝水区人民法院,请问您是田军吗?”

  田军:“哦,是的,请问什么事情吗?”

  值班主任:“我这里有您一份传票……”

  (这边还没说完,那边就传来了田军的声音)

  田军:“我这里是新余市公安局,有事要你来协助调查”

  值班主任:“您防骗意识挺高的呀,我这里真的是渝水区法院……”

  (这边没说完)

  田军:“我这里真的是新余市公安局。”

  (话音刚落电话就挂了)

   (四)另一个电话

  值班主任:“您好,我这里是……”

  对方:“您好,我这里是新余市渝水区中级人民法院,这里有一份传票,请您……”

  值班主任:“谢谢您帮我们提级,我这里是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不过我们这里只是基层法院……”

  嘟嘟……

  (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李华兵

  (作者单位: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