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债
2017-08-10 15:30:00  来源:法制日报

  刘勇有一年半没回家了,确切地说他是有家不敢回。这次春节回家,他也是左思右想,实在磨不开亲戚的“招呼”。他谨慎地选择坐末班车,还在半途下了车,然后抄小道溜了回家。

  想起前年匆匆出逃的一幕,他心有余悸。

  那年张家来了6个壮汉,满脸凶煞之气,手拿钢管,把刘勇家门堵得死死的。刘勇刚从茅房出来,恰好被一壮汉看见,一声吆喝,揍他!众人齐齐地冲了上来。也亏了自家茅房在外面,刘勇眼疾手快拉开围栏撒腿就跑。身后不时飞来石子土块……刘勇是躲进一块玉米地里才摆脱了张家人。当天晚上他就直奔长途汽车站,幸好衣兜里还有500块钱,让他能够远走他乡。

  说起来,他和张家的矛盾其实是个意外。刘勇养了一头水牛,农闲时赶着牛运送货物也能赚点小钱。那年3月,隔壁的杨老头请刘勇帮忙搬砖,刘勇赶着牛就去了。平时,牛都很听话,不用牵着绳子,谁知这天正赶上张大爷出来遛狗,牛走到了张大爷身边,狗突然冲着牛狂吠起来,牛受到惊吓,横冲直撞起来,张大爷为了躲避摔进马路边的水渠里。

  一个月后,张大爷的儿子来到刘勇家,要他赔偿5万元。刘勇家徒四壁,无力赔偿,也不想赔偿这笔冤枉钱。

  这事儿明明就是张大爷的狗造成的。你的狗不吓我的牛,我的牛也不会冲着你去。刘勇始终觉得自己太冤。

  在外地干活的这一年半以来,刘勇省吃俭用,现在他的卡上已经有了6万5千块钱。这多亏他以前干过泥瓦匠,在南方一个城市的建筑工地打工,也算攒了点辛苦钱。

  他徘徊在家门口的小河沟旁,河沟对面就是自己家。他想起了老伴,看了看设成静音的手机,22点20分,暗自庆幸,能在家过个年了。

  一路小心翼翼,四处张望,感觉自己像做贼一样。村里静悄悄的,连狗都安静得没了声息。

  “阿秀,开门。”他在窗上轻敲两下。

  “谁?”屋里女人声音尖锐。

  “是我,二梯子。”他说。二梯子是刘勇的绰号,全村人都这么叫他。

  门开了,刘勇闪进门。“张家这段时间没来闹?”他问。

  “没有。夏天来过一回,还有就是腊月来过一回。”

  5万就5万,这种日子没法过了。他搂着老婆说。“唉,听说张家上面有人。”

  “听说是区里的干部,要到市里去了。”阿秀说。“可也不能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吧。再说了,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张老头就不应该在那儿遛狗。”

  夜深了,夫妻俩聊着聊着就睡了。

  “你是谁啊?”刘勇朦胧中听到阿秀一声惊呼。

  “闺女不嚷,闺女不嚷。让我进屋慢慢说。”门外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都十二点半了,这会儿谁能过来。

  他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靠着卧室的门听。

  “我是张大爷,我不会害你们的,我知道你当家的回来过年来了,我考虑到他回来一趟不容易,不想打扰你们。”

  “喔,这样,您坐,吃个橘子嘛。”阿秀说。

  “本来,我儿子主张去法院起诉,我没让。是我的主意,我们不能要你家赔偿5万,只要你家赔偿6000元,剩下的医药费我自己出了,你看行吗?”

  “你这说的,是真的,可是你儿子会答应吗……”

  “当时我也是在医院,不知道他带了人来闹事。我在市里工作的女婿听说这事,说,瞎搞,一切要尊重事实。”

  “不要赔偿5万了?”

  “我要骗你们,有必要除夕半夜来到你家?”老人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协议。

  协议大致内容:2015年,张树清因刘勇的牛受到张树清的狗的惊吓而冲撞摔倒受伤,造成小腿轻微骨裂,张树清主动承担七成责任,刘勇只需一次性支付张树清6000元。从此一笔勾销。

  老人说,后半夜了,我得回去睡觉了,顺便祝你们一家人新年快乐。

  外面炮竹声声……

  刘勇望着张大爷的背影,心想,债终于清了,这年能过踏实了。

  孙鹤

  (作者单位:重庆市荣昌区法院)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