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贾半仙现形记
2018-11-08 10:36: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时间:当代

  地点:某乡村

  人物:刘玉华(乡计生办主任)

        金大妈(农妇)

        贾半仙(算命先生)

  刘玉华:金大妈。

  金大妈:哟,刘主任啊,大清早的就下村来啦?

  刘玉华:你在等人啊?有亲眷来?

  金大妈:(神秘地)呃,等仙人。

  刘玉华:仙人?

  金大妈:我嫂子介绍了一个算命瞎子,算命准得不得了,人称贾半仙,约好今天要来的。(朝外探望)

  刘玉华:金大妈,不是我说你啊,这可是迷信。

  金大妈:哎,迷信迷信,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嘛。唉,我们老金家也不知是哪辈子作的孽,媳妇进门生了个娃,却是个……都三岁了,还不会走路,连站都站不起来。请瞎子来算算,我们是啥命。

  刘玉华:命在自己,别人是算不出来的。来,坐下说,今天我就是为孩子的事来的。

  金大妈:唷,多谢多谢。

  刘玉华:你们家的情况啊,按现行的政策,你家孙子经过上级病残儿童鉴定,你儿媳妇可以照顾再生育一个孩子。

  金大妈:真的?这下可好了,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玉华啊,不瞒你说,儿媳妇肚里已经有啦。

  刘玉华:有啦?金大妈,你们家这样就不对啦!

  金大妈:怎么啦?

  刘玉华:现在如果第一孩子是病残的,必须在女方未怀孕前申请到地级市病残儿鉴定,符合病残儿标准的,可以申请办理照顾,再生育一个孩子《准生证》。同时,还必须参加市级计生机构开展的孕前指导和筛查,否则的话生育的第二个孩子是否健康,你自己也不放心,另外没有办手续,造成生育后果,还要按违规生育进行处理。

  金大妈:啊?要处理?

  刘玉华:不要担心,我已经到市人口计生委帮你家办好照顾再生育一个孩子的手续,瞧(扬一下证件)。今后在村里,你要帮宣传宣传这方面的政策。

  金大妈:一定,一定。

  刘玉华:哎,金大妈,你家媳妇肚子里的几个月了?

  金大妈:(伸出手指)两个月。

  刘玉华:去医院检查过啦?

  金大妈:没有,好好的检查什么?

  刘玉华:那不行,一定要这下期到市计划生能指导站去检查,医生会根据胎儿的生长情况及时跟你家媳妇沟通并指导优生优育方面的知识,这样就可确保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

  金大妈:这么麻烦啊,过去可不这样,咱都是过来人嘛。

  刘玉华:那都是啥年代的事,现在提倡优生优良,降低出生缺陷发生率。

  金大妈:出生缺陷?

  刘玉华:比如你孙子,属于先天性脑瘫,都三岁了路还不会……从社会角度也好,家庭角度也好,都是个负担哪。假如当初怀孕时,到市计生指导站进行唐氏结合症筛查等,优生检测,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事了。

  金大妈:有啥用哦,这都都是命。

  刘玉华:金大妈……(手机响,接听)喂,是我,啥?好,我先过来一下。(关机)你们村妇女主任有急事找我,我去会就来。(转身又停下)哎,可千万别让瞎子来折腾啊,要相信科学。(下)

          [远处传来算命瞎子的铃当声,是贾半仙来了。

  金大妈:唷,来了,算算看,倒底啥命。(迎上)

  贾半仙:喔唷,头一趟摸到这块,瞎摸瞎摸、摸了半天才摸到。来,谢谢你搀我一把。

  金大妈:慢点,来,坐这儿。贾先生,麻烦你了,老远的跑来,你、你这算命费用怎么算?

  贾半仙:你这样问就不开心了,这是对我们这个行当的偏见。过去叫算命,现在叫科学预测,喏,我有职称的。(掏出证件一晃)国家一级预测师,相当于正教授。(嘀咕)地摊上买来的,化了廿块钱。

  金大妈:我相信我相信。

  贾半仙:不相信也要相信!喏,前几年,西门大桥打桩打勿不下去,特地派部小轿车把我接去,结果我根据科学依据一测,第二天桩就打下去了。(嘀咕)其实我不去也打得下去的;还有个房地产开发商叫我去看风水,我根据科学依据一测,房子造好马上卖光,现在房产市场多少爆啊。

  金大妈:神仙神仙,真是神仙啊。

  贾半仙:(谦虚地)半仙半仙,只能算半仙。

  金大妈:那你快帮我家里算算。

  贾半仙:你家里嘛……(掐掐作势)蛮顺的嘛,大女儿五年前出嫁,小儿子大前年结婚,儿媳妇帮你生了个孙子,可惜是个脑瘫。

  金大妈:神啊,真神啊,他全都算都有。

  贾半仙:(嘀咕)怎么算不出来,我早就从你嫂子那块摸到底了。

  金大妈:贾半仙,你再算下去呀。

  贾半仙:算么……没什么好算的了,蛮顺的,只是儿媳妇……

  金大妈:儿媳妇怎么啦?

  贾半仙:(卖起关节来)这个……

  金大妈:贾先生快帮忙指点指点,花再多钱我也愿意。

  贾半仙:钱哩算了,付一点香火费吧。你不晓得,干我们这一行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帮你们算命,其实是泄露天机,你懂吗?这天机是天上的秘密,要是泄露出去,轻则罚我残疾,重则短我阳寿。所以每次预测回到家,我总要烧香礼拜,祷告上天,求菩萨减轻对我的处罚,所以香火费是免不了的。讲清爽啊,这是菩萨要的,不是我要的,你晓得吗?

  金大妈:晓得晓得,你说香火费要多少?

  贾半仙:别人请我500,今天我打个对折。(伸出指头)

  金大妈:二百五?

  贾半仙:二百五难听吗,后面加个块,二百五十块。

  金大妈:好,250块就250块。(奉上钱)

          [刘玉华上,著足。

  贾半仙:(接过钱,嘀咕)上次人家给我一张假币,这次要看看清爽。(张眼)

  刘玉华:(趋前卜)唷,算命的,你眼睛看得见?

  贾半仙:不要拿瞎子寻开心。

  刘玉华:那你怎会睁开眼睛?

  贾半仙:我这叫张开天眼……你、你是哪个?

  金大妈:她是乡……

  刘玉华:(接口)亲戚,我们是亲戚。(将金大妈拉一旁)金大妈,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

  金大妈:准,准得不得了,大丫头什么时候出嫁,小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就连生个脑瘫的孙子都晓得。(撇开刘玉华)贾先生,快帮我儿媳妇算算吧,她到底怎么了?

  贾半仙:哎唷,这个嘛……(假装为难)有外人在场,我……

  刘玉华:有我在场就不好说了是吗?

  贾半仙:天机不可泄露啊,除了直系亲属,其它人一概……

  金大妈:(近似央求地)玉华啊,你……

  刘玉华:那好,我进屋回避一下。(对金大妈)你可千万别上当哦。(下)

  金大妈:快,快算算,我儿媳妇怎么啦?

  贾半仙:请先把你儿子的姓名给我。

  金大妈:他姓金叫金阿鑫。

  贾半仙:金阿鑫?鑫是什么鑫?

  金大妈:鑫是三个金字。

  贾半仙:啊呀,不好!

  金大妈:怎么?名字不好?

  贾半仙:你家儿子命里金太旺,恐怕其他方面不顺啊。

  金大妈:真的?

  贾半仙:他是三十得子。

  金大妈:不错,孙子三岁了。

  贾半仙:现在儿媳妇又有了身孕。

  金大妈:(惊讶)真是神仙下凡啊,样样算得准。

  贾半仙:(咕)没这点本事还能出来混?情况早就摸清了。

  金大妈:(跪下)仙人啊,快帮我算算,媳妇肚里怀的这一胎不会又是……

  贾半仙:当然喽。

  金大妈:完了。(呆若木鸡)

  贾半仙:不要争嘛,真想抱个像模像样的孙子其实也不难。

  金大妈:那贾先生请快指点。

  贾半仙:送你两字真言。

  金大妈:哪两个字?

  贾半仙:离婚!

  金大妈:啊,叫我儿子跟林梅梅离婚?

  贾半仙:你媳妇是叫什么?叫林妹妹?

  金大妈:不是妹妹的妹,是梅花的梅。

  贾半仙:梅花的梅?啊呀,这个婚是非离不可了。

  金大妈:为啥?

  贾半仙:儿子叫金啊鑫,媳妇叫林梅梅,儿子名字里有四个金,媳妇名字里面有四个木,四金克四木,就像斧头断树根,你想,一棵树根都没有了,还会结出好果子?

  金大妈:你意思是,非离婚不可?

  贾半仙:只有换一个命相合的女人,才能结出好果子来哦。(欲溜)你自己考虑吧!

  刘玉华:(上)别走,顺便帮我也算算。

  贾半仙:你也要算?(暗喜、嘀咕)今天生意蛮好。请报上名来。

  刘玉华:咦,你不是不用开口什么都能算出来吗?

  贾半仙:你多少也要开口讲几句嘛,一句也不开,叫我怎么算?

  刘玉华:少罗嗦。(扯大嗓门)算!

  贾半仙:(从凳子上吓趴下地)要命了,你这不像算命,倒像来吵架了。

  金大妈:(相劝)刘主任……

  贾半仙:刘主任?

  金大妈:她是我们乡计生办的刘主任。

  贾半仙:(嘀咕)今天碰到鬼了。(欲溜)

  刘玉华:站住!事还没完呢。金大妈,你真的不该听这瞎子瞎扯,你该带着媳妇去我们市计生指导站检查。

  金大妈:可她算得全对呀。

  刘玉华:全对?我刚才出去,正好碰到你嫂子,她告诉我,说这个瞎子到她家去,把你家的情况都了解了。你说,他能算不准吗?

  阿金娘:啊?

  刘玉华:再说,他叫你儿子跟儿媳妇离婚,这也对?只有成人之美,哪有拆散别人婚姻的?你就真的听他的?你好糊涂啊。

  金大妈:那咋办呢?

  刘玉华:别听他瞎说,还是叫你媳妇跟我去市计生指导站检查吧!(眼睛朝贾半仙瞪)把钱退出来。(拉大嗓门)

  贾半仙:(自找台阶)好好,我自认倒霉,今天就算我“无私奉献”,不收费用总好吧。(还钱)

  金大妈:(一边收钱一边嘀咕)唉,我今天这是……慢,刚才给他钱他提心是假的,现在我倒担心你用调包计把假币给我了。(对着阳光比对钞票)

  贾半仙:不会假的,还是刚刚你给我的那几张。(不知不觉地脱下墨镜)你看,崭新,手弹上去声音“啪啪”响。

  刘玉华:(惊呼)你不是瞎子?

  金大妈:(气急,捻起茶壶)我砸死你这骗子!

          [幕闭。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