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琴书——劝赌
2018-02-13 11:16: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先唱回人要学法理要端,

  学法人知法守法事周全。

  懂法人通情达理会办事,

  不懂法触犯法律后悔晚。

  我说这话你不信,

  有一个案例对你谈。

  山东有个李家湾,

  有个农民叫李永宽,

  由于脑瓜太灵活,

  人送外号李半仙。

  前几年党中央富民政策颁布后,

  李永宽勤劳致富他率先。

  承包土地三百亩,

  又种二亩小菜园。

  吃苦耐劳经营好,

  一年收入十几万。

  他家里瓦屋改成小洋楼,

  家用电器样样全。

  奔驰轿车有一辆,

  还有存款几十万。

  闺女春天出的嫁,

  女婿是个大老板。

  两家相距几里地,

  要走亲戚很方便。

  儿子大学毕了业,

  清华大学正考研。

  李永宽好好日子他不过,

  不该偷偷学赌钱。

  一开始打扑克都来香烟和糖块,

  到后来香烟糖块改成钱。

  一开头一块两块不算事,

  到后来十块二十往上添。

  李永宽打着扑克不过瘾,

  麻将牌九往上搬。

  有时赢过几千块,

  有时输上几万元。

  总之是输得多来赢得少。

  越捞越深输红了眼。

  天不作美命不济,

  赌债欠下百多万。

  债主天天来要债,

  又要杀来又要砍。

  现如今卖掉心爱小轿车,

  卖掉洋楼和家产。

  众叛亲离无人理。

  东躲西藏无人怜。

  李永宽穷困潦倒无可奈。

  摸着脑瓜细盘算。

  善事从不上心头,

  恶事偏往心上添。

  这一天晚上八点半,

  北风呼啸刺骨寒。

  李永宽手托一条柳树棍

  来到村外大河边。

  趴在桥头斜坡上,

  睁着賊眼仔细观。

  远远听见有声响,

  有人骑车跑得欢。

  李永宽俯身半蹲如脱兔,

  杀人抢劫上心间。

  来人刚刚到桥头,

  李永宽猛然起身冲上前。

  迎头就是一闷棍,

  骑车人一头栽倒在路边。

  李永宽接着又是好几棍,

  确信此人无生还。

  将死尸扔进小河里,

  高兴骑车回家转。

  老伴问一一

  哪里来的自行车。

  李永宽——

  心惊肉跳把话拦。

  妇道人家少说话,

  别惹老子心发烦。

  李永宽对着车子仔细看,

  不由人笑在眉头喜心间。

  这是一辆电动车,

  成色也在九成半。

  心中不由暗盘算,

  最少能卖两千元。

  如果接着继续干,

  很快能把债还完。

  东山再起已不远。

  谁敢把我下眼看

  一夜高兴没合眼,

  金鸡报晓亮了天。

  忽然传来敲门声,

  李永宽——不由心惊胆也颤。

  难道是昨晚的冤魂找上门,

  难道是公安机关来查案。

  李永宽越思越想越害怕。

  腿肚子转筋冒冷汗。

  老伴起身去开门,

  李永宽——赤身钻到床下边。

  外面传来说话声,

  原来是——亲生闺女李小兰。

  李永宽这才放下心,

  急忙去把衣服穿。

  刚刚转身往外走,

  李小兰——爸爸妈妈叫得甜。

  昨天弟弟到俺家,

  是否平安回家转。

  永宽说,知道儿子放寒假。

  回家就是这几天。

  你说他要回了家,

  难道我眼睛瞎了看不见。

  小兰说弟弟如果没到家,

  车子怎在屋里边?

  李水宽听闻听此言心害怕,

  头上冒行心发颤。

  叫声小兰快说话

  快把事情对我谈,

  小兰说弟弟昨晚到俺家,

  他在俺家吃晚饭。

  酒足饭饱要回家,

  要给二老报平安。

  骑着俺家老动车

  我送他也有半里远。

  我将弟弟送走后,

  耳热眼跳心不安,

  牙没刷来脸没洗,

  来到你家看一看。

  你说弟弟没来家,

  车子怎在家里面。

  永宽听完这些话,

  眼晴发直腿发软。

  强打精神往外跑,

  一直跑到大河边。

  扶着桥栏仔约看,

  死尸飘在水上边。

  看完之后心发颤,

  浑身好像万箭穿。

  高呼恶人有恶报,

  乖乖儿子喊连天。

  我不该好好日子不去过,

  不务正业去赌钱。

  我不该心生歹念去劫道,

  打死儿子太凶残。

  仰脸朝天叹口气,

  一头栽向冰河间。

  老伴一听明白了,

  随即也往河里窜。

  小兰伸手忙去抓,

  顺带掉进河里边。

  这就是赌钱劫道的恶果

  一家四口命归天。

  现世现报一小段,

  告诫大家别赌钱。

(东海县法治说唱协会副会长  刘培兰)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