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祸从天降
2018-01-18 15:19: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人物:和根    60多岁  调解员  人称和事佬  简称“老”

  孙美丽  45岁                        简称“孙”

  毕应    45岁    孙美丽夫            简称“毕”

  卫大姐  50岁    环卫工

  舞台设置:一台多凳

  幕启

  毕:(兴冲冲地喊)老婆、老婆(举起酱油瓶)酱油买来了。

  孙:(身着饭单,手拿抹布上)你们看看,这种男人,还能干啥?叫他买瓶酱油,去了半天才回来。常熟人讲“洋光汤”。(开门)

  毕:老婆,时间不晚吧?

  孙:(伸出手给毕看)自己看,超时5分钟。说干什么去了?

  毕:哎呦巧了,老婆我告诉你,我的那个前女友也在超市买衣服,买了件粉色的,她要我做参谋。。。。。。

  孙:慢慢,你说是谁?

  毕:哎呦,就是那个杨美丽,我的前女友。我不同意他买粉色的。

  孙:慢慢,杨美丽,你前女友?你还不同意她买粉色的?

  毕:对啊,我要她买同你一个色的。外面一个杨美丽,家有一个孙美丽。。。。。。

  孙:美你个头,花心萝卜。(四处找东西,见台上的瓶子,一把抄在手中)花到我头上了,人家买粉色绿色关你什么事,看招。(举起手中的瓶子)

  毕:听我解释,我跟那个美丽一丁点关系多没有。

  孙:站稳了,别动,中招。(扔出瓶子)

  毕:别扔,别扔。(急忙趴下,翻一个身爬起)扔了?

  孙:扔了。

  毕:那酱油瓶呢?

  孙:飞出窗外了。

  毕:你不是百发百中的吗?

  孙:这一次你违规,没站稳闪了。

  毕:可窗外的行人闪的了吗?(急走向窗口)

  孙:别动,慢慢地往后退。(走向窗口拉上帘子)

  毕:天在看。

  孙:下一句是什么?

  毕:人在做。

  孙:我做了,现在是你知、我知。

  毕:还有一句呢?

  孙:天知。

  毕:错,那一句应该叫良知。

  孙:良知?(有所触动)

  毕:那酱油瓶不捡啦?

  孙:文明户的牌子不要了。再说砸伤了人,那医药费可海了去了。能捡吗?

  毕:就这样瞒天过海啦?

  孙:只能这样了。

  毕:不行,我得去看看。(欲开门)

  孙:(急忙拦住,撒娇地)老公,我。。。。。。我下次不敢了。

  毕:别动,门外有人,(听状,然后慢慢退回桌边藏起来)

  老:(拿一只袋子上)抬头看门牌)808室,我先敲门(敲门),我叫和根,现任碧桂园社区调委会主任。为人直爽,办事热心,社区里有啥矛盾都要来找我调解,人家都叫我和事佬。可有的事和不了。就拿刚才一件事来说,人在路上好好地走着,突然祸从天降,掉下一只酱油瓶砸到了行人,这就不好和了呀。人家说报案。报案,这事可大可小呀,有明显特征的好查,前几天电视报道过,掉下一块墙面砖,砸坏了汽车,好查,谁掉墙面砖就是谁。还是电视上报道的,从楼上抛下一个小钢球,砸死了一个小孩,找谁去,死者父母把全楼告上了法庭。这事就大了。所以这高空抛物的事,还得我和事佬出马。门敲了半天还没动静。(敲门)毕应、孙美丽开门。

  毕:来。。。来了。(慌张地)

  孙:别慌。听声音应该是和事佬,不难对付,(平静地坐下)开门。

  毕:(迫不及待拉开门)和书记。

  老:(单手撑门不提防,连冲三步)你干嘛呀,什么和书记,是和珅,噢不和根。毕应,你家主人孙美丽呢?

  孙:哎呦,什么主人,毕应之妻,小女子在这儿呢,和珅大人。

  老:再度声明,我不是贪官和珅,我是调解室人见人爱的和根,简称和事佬。

  孙:和事佬叔,由于你的和事,我们小区婆媳争吵的少了,夫妻打架的没了,乱扔垃圾的没了,空气清新了,道路宽敞了,河道清亮了,人间和谐了。都是你和事佬的功劳呀。

  毕:美丽你不要这个样子嚒。

  孙:一边呆着去,看我如何斗地主。

  老:哎呦,孙美丽,你太客气了。我哪有这么大的能耐,你一口气说了空气、道路、河道、环境什么的,这都不归我管。我的作用只是和解夫妻关系、婆媳矛盾,还有高空抛物。

  孙:高空抛物?

  老:对,高空抛物。(旁白)我百发百中。有门道,看我如何掼蛋。

  孙:毕应,看座。

  毕:噢,(端过凳子)和事叔,你坐。

  孙:毕应,看茶、看好茶。

  毕:(忙得手忙脚乱)哦,(下去,返台)乌龙茶、碧螺春哪个好?

  孙:你就看着办吧。

  老:别、别、别,就来杯正山小种大红袍。

  孙:(旁白)我假客气,他真老实,还反客为主,提什么正山小种。

  毕:和事叔,这正山小种真没有。

  老:跟你们开玩笑,正山小种可以没有。孙美丽,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毕:和事叔,刚才我们。。。。。。

  孙:(打断毕的话头)我们公婆已过世,夫妻关系好着呢。毕应(在毕脚上拽一把)你说是不是。

  毕:(跳起来)哎呦,是,是好着呢。

  老:毕应,你跳什么呀,是蚊子还是臭虫咬了?

  孙:(旁白)死老头子,糟蹋人。嘿嘿,我们俩一切太平、一切太平。

  老:可树欲静风不止啊。就在刚才,你们楼下出来一件不太平的事啊。

  孙:什么不太平的事?

  毕:对对,你说。

  老:就在刚才,这栋楼里有人高空抛物砸着人了。

  孙:砸着人啦?

  毕:人怎么样了?

  老:进医院了。谁抛的物我得来和一和呀。

  孙:和事佬,我看这事你真的和不了。这栋楼住着好几十户呢,你还是报警吧。

  毕:报警也破不了案,我看你还是。。。。。。(想劝孙承认)

  孙:(急忙制止)我看我还是烧鱼去(拽一把毕)

  老:毕应,你还是让你老婆烧鱼去吧,反正这事和你老婆没关系。

  孙:和得好。我走了。

  老:毕应啊,巧了,被砸伤的人是一位抢劫犯,他刚从超市里抢了钱骑车经过,说时迟那时快,从空中飞来一只瓶子,一只六月鲜的酱油瓶,拍的一声,砸在他的膀子上。顿时车倒人翻,被超市里追出的保安逮个正着,歹徒抓住了,地上躺着个酱油瓶没碎,是塑料瓶。可这见义勇为的奖状不好颁给酱油瓶,对吧?

  毕:对对对,那酱油瓶也不符合申报对象呀。

  老:所以,我只得按图索骥,来寻找它的主人。(举起酱油瓶)

  孙:(刚要走下台听后急忙返回)和事佬,巧了,我就是瓶子的主人。

  老:我不信。

  孙:(从老手夺过瓶子)毕应来,把刚才的一幕演给和事佬看。(重演扔瓶子的事)我扔了。(扔出瓶子)

  毕:别扔,别扔。(一把接过扔过来的瓶子)

  老:我就是不信么。看,没扔出窗外吧。

  孙:(着急的)不是这样的,刚才毕应是闪了的,现在他是接的。

  老:什么闪的接的,毕应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好,和事佬叔,刚才第一次扔瓶子是飞出窗外的。你一进门我就知道瓶子砸着人了。我就想讲出真相,可美丽死活不同意。现在知道砸着坏人了,想要见义勇为奖,就重新演练扔瓶子的事。第一次我为什么没接,当瓶子飞过来时我闪了,这是人的本能反应。第二次为什么接了,这瓶子飞出窗外会砸着人的,所以我接了。

  老:好,毕应好样的,我为你点个赞。

  孙:我可想的没那么多,和事叔,这次除了酱油瓶没飞出窗外意外,大体情况就是这样,你现在可以相信瓶子的主人就是我了吧。这见义勇为奖可以申报了吧。

  老:孙美丽,这瓶子的确定是你扔的?

  孙:确定。和事叔我孙美丽一言九鼎,绝不骗人。

  老:好,卫大姐你可以进来了。

  毕(转身开门,扶卫进门)

  孙:卫大姐?(正视卫细看)你?

  卫:孙美丽,不记得了,那次……

  孙:哦,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环卫工卫春天。上次我的外套放在窗台上,被风吹落,里面还有钱包等物,是你捡到后从钱包里的手机号码找到了我。我还没感谢你哟。毕应泡茶。(自己端凳)

  卫:谢什么呢。我们做环卫工的捡到钱包手机是常有的事。我们都还给失主,从不要谢的。

  孙:和事叔,你们居委会对这种拾金不昧的事还要多多表扬表扬。

  老:对,我们居委会为弘扬正能的事迹,专门辟了光荣榜宣传栏。孙美丽你没看见罢了。卫大姐,你这次来不光是要美丽表扬你吧。

  卫:对对对,美丽啊,今天我正在你们楼下打扫卫生,不知是谁,从楼上窗口扔下一只酱油瓶,砸在我的膀子上,造成肩胛骨砸伤,不能干活了。

  孙:啥,竟有这种事。卫大姐,找他去。高空抛物砸伤人怎么能不负责任呢。

  毕:美丽,我看会不会你自己砸的吧。

  孙:怎么可能呢,再说我砸的是坏人,和事叔,你应该管一管。不能让好人收到伤害,让坏人逍遥法外。

  老:美丽啊,我正为此事而来。实话告诉你吧,你那酱油瓶没砸到坏人,伤的正是环卫工卫大姐。

  孙:不对,你不是说伤到的是一个抢劫犯,还要申报见义勇为状呢。

  老:实在没办法,我出的是下下策。对不起、对不起啊。

  毕:美丽呀,这高空抛物的后果不堪设想,我时常对你讲,这个恶习一定改。

  孙:这……这……太突然了,真是祸从天降,让我平静一下。

  卫:美丽啊,你是要好好想一想。高空抛物或汽车抛物,有的是无心的,有的却是恶意的,我们环卫工为了清除抛物往往容易受到伤害,有的甚至献出生命。我今天来不是要你赔什么医药费。主要是提醒那些高空抛物、汽车抛物的人要注意,千万要改掉这种恶习。

  老:是啊,孙美丽,我为出此下策再次向你道歉。你看这位卫大姐,心胸多宽广。可毕竟自己错在先,你看如何是好?

  孙:这个……

  毕:美丽,这位环卫大姐风格如此高尚,我们不能让好人收到伤害,这个医药费应当由我们来承担。

  孙:毕应,你说的对,卫大姐的医药费由我承担。和事叔,谢谢你的和事功夫。

  老:谢什么呢,只要不怪罪和事佬我,我就万分高兴了,我们要和谐天下,和谐人间。

  幕落。

  (屠泉根)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