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扶贫路上一个也不能少
2018-07-10 17:08: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时间:当代

  地点:苏北农村老田家

  人物:小杨,司法所长,男,年近四十。

        老田,农村留守老人,男,六十多岁。

        幺妹,女,三十多岁,老田儿子小强的媳妇。

  [幕启,音乐鸟鸣声中,舞台呈现农家小院桌椅等物]。

  老田:人家是喜鹊枝头叫,不是客人来,就事喜事到;我老田家是喜鹊叫铮铮,亲戚不上门,麻烦不离身(手机铃声响,接听)。恐怕又来麻烦事了,喂,你是司法所长小杨?别哄我哦,现在反腐败、纠四风,干部还(há )敢到群众家里吃吃喝喝?…什么?就喝个茶,吃个韭菜摊蛋饼儿?你也知道我做的韭菜摊蛋饼好吃?真是杨所长啊!好好,欢迎欢迎,我现在就摊饼去。

  小杨(手拎油米对同行的幺妹道)你在一旁等着,听到我咳嗽三声才

  可以进门,进门后,该说些什么,不该说些什么,都记住了吗?

  (示意其一旁待着)

  幺妹:记住了,一切听你的。

  小杨:(进门)老田啊,饼子摊好了吗?

  老田:所长来啦,欢迎欢迎。(高高兴兴地端盆子上,看到杨所长,一愣,深情地说道)所长,上次你送的油和米还没吃完呢,你……(挺不好意思)

  小杨:老田,现在党和政府在大力实施扶贫工程。你家不是有困难嘛,帮你是应该的。

  老田:哎!真的是一个人犯罪大家跟着受累,都怪我儿子小强,当初不听我的话,本地的姑娘他不要,嫌人家长得不好看,五大三粗的,我劝他说:种田要种方四亩,娶老婆要娶大屁股,大屁股能吃苦,身材苗条不能做,现在好了,上网聊天,聊来个外来妹,扫把星,好好的一个家就败在她身上。

  小杨:话不能这么说,怎能把责任往幺妹一个人身上推?

  老田:是她硬拉上我儿子进城打工的。

  小杨:进城务工没错呀,我们乡下不是有那么多青壮年在城里打工吗?

  老田:唉!人家外出打工,在城里买车买房,我家呢,白干赔钱坐牢房。个混帐老板!如果把工钱及时与我儿子结清了,怎么会挨我儿子捅上两刀呢?

  小杨:老田啊,如果你儿子能依法维权走司法程序,也就不会原告成被告,落到今天这股地步了,大伙儿不是常说吗?冲动是魔鬼,一人犯了罪,全家都受累。

  老田:怎么不是?儿子坐了牢,儿媳妇也跑了,我送孙子上学校,又被卡车撞了腰,要不是大家常帮助,这担子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怎么也吃不消啊!

  小杨:是啊,我多想找个人来帮你减轻一些负担啊!

  老田:雇保姆?你雇得起吗?

  小杨:这个你不用担心,关键是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合适个男的还是女的,老的还是少的?

  老田:像个真的似的。

  小杨:不哄你,我问你,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老田:别拿我开玩笑了。老伴去世后,也曾有丧偶的女人有心在我家住两宿,可我没有动心,我只想帮儿子成个家,早点抱上孙子。

  小杨:现在孙子上学了,早晚也要有个人接送,你受了伤,更需要有人照应。要是家里有个女人帮着洗衣做饭,干干农活,与孩子做伴多好啊!

  老田:可惜老伴走得太早了。(点火抽烟)

  小杨:嗯,如果儿媳能回到你们身边呢?

  老田:(猛吸一口烟,不停咳嗽,摇手道)别提那个扫把星……

  幺妹:好像咳嗽了三声,看来进展顺利,让我进去看看。(欲进屋)

  小杨:你急什么?(摇手,示意幺妹回避)

  幺妹:(点头,退下)噢,不是你咳嗽的暗号。

  老田:提起那个扫把星,真的伤了我的心,她丢下儿子不管,跑到城里去抱官员的大腿,图得个自己安逸。

  小杨:她日子过得也不安逸,那个所谓的严处长因为贪污受贿生活腐化,已经撤职查办了。

  老田:好,办得好!连同我家的那个扫把星一起办!也把她抓起来蹲监牢!

  小杨:老田啊,现在法院办案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该不该关押当视情节而定!虽然她也帮助腐败分子转移了赃款,但后来经过教育,态度有所转变,还能主动提供纪检部门没有掌握的其他线索,所以缓期执行,交我们社区矫正。

  老田:照这么说她好日子过到头了。

  小杨:这算什么好日子?她现在想和你们生活在一起,从头再来,恢复宁静。

  老田:不可能了。

  小杨:怎么不可能?人总是在变的嘛。让幺妹回来带带孩子,做做家务减轻你的负担,农忙时节嘛,我再要求村里安排人员帮忙突击,等你儿子刑满释放回来,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呀。

  老田:幺妹他还有脸回来?

  小杨:必须回来,最起码在她缓刑交社区矫正期间不会再离家出走,她真的有回家的念头。

  老田:我不敢相信。

  小杨:别不相信,不用你招呼,她就会自然而然地走进家门。(指向门外)你看吧!

  老田:杨所长你该不是在做魔法吧(朝小杨手指的方向望去),人呢?

  小杨:(咳嗽三声)你等着。

  幺妹:听到了咳嗽三声,我壮着胆子进门(不自然地低头进门)。

  老田:你(颤抖着用手指着幺妹)你,你。(颤悠悠瘫坐在地……)

  小杨:老田,你怎么啦?

  幺妹:他,一定是心脏病犯了,让我来,(从老田口袋里取出速效救心丸塞进老田嘴里)老田,你醒醒。

  小杨:(一边抚摸老田胸口一边道)老田是你喊的吗?喊爸,你醒醒……

  幺妹:哎,爸,你醒醒。

  小杨:老田,你醒醒。(发现老田停止了心跳,立即让老田平躺地上,进行胸部按压,人工呼吸,才接触到老田的嘴便有呕吐的反应)

  幺妹:还是我来吧,他抽烟口中有异味。

  小杨:你,也行。我来按压。

  幺妹:我用嘴吹!爸,你醒醒。

  小杨:看,眼睛睁开了,嘴唇在动。

  老田:不要紧,老毛病。(从口袋取药)药呢?

  小杨:刚才幺妹让你服药了。要不是她在场,我还真的没有办法。(扶老田坐起)幺妹,拨打120,送你爸去医院!

  老田:不,不!

  幺妹:爸,你不要我进门,我这就走,不能因为我……

  小杨:回来!你爸是这样的人吗?看桌上盘子里装的是什么?是特意为你做的,他说你最爱吃他做的韭菜摊蛋饼儿,他不接纳你,能这样激动得死去活来?他忍心让小强没有爱人,让孙子失去母爱,老田,你是这个意思吗?不能说话点个头也行。

  老田:哎,杨所长,我不反对,就是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想的。

  小杨:前天,我们征得监狱领导的同意,在规定的时间里,跟你儿子进行了视频聊天,他,还想征求您的意见,不信,这里有视频截屏。请看,(举行手机,背对台下,大屏幕上出现狱方传来的视频截屏,小强身着囚服,坐在监控室的椅子上说道:“爸,家中的情况杨所长跟我说了,幺妹的事也跟我说了,看你的意见如何,我现在在狱中只能认罪服法,接受改造,争取好的表现,争取减刑,提前释放,我要回家,开始新的生活。爸……

  老田:哎,小强啊!

幺妹:小强,我等着你——(转身跪在老田面前),爸,我要回家,我们一起等小强。

  老田:好!好!(老泪纵横,边扶起幺妹边点头说道)

  小杨:(一手牵着老田,一手牵着幺妹,面向观众)放心吧,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帮你们的!扶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罗益文  许友平  周锦龙

                                        (东台市司法局报送)

编辑:马亚东